找一篇关于围棋的散文

时间:2019-09-18      作者:admin

  用半古文写的,情节大概是讲一位女性为自己的爱人而学下围棋,意境和语言都很美,几次都没有找到,找到很感激!是看过印象很深,希望能找到也同样看到过的同人,时间太久记不太清楚,只记得在...

  用半古文写的,情节大概是讲一位女性为自己的爱人而学下围棋,意境和语言都很美,几次都没有找到,找到很感激!

  是看过印象很深,希望能找到也同样看到过的同人,时间太久记不太清楚,只记得在文章中称围棋都是黑白,在文章的一句诗句中有什么一称什么黑白什么的,有弟兄问朝代,我记得文中朝代应该是汉代的说,但是又写了一些轮回的事情,所以很难具体说是哪个年代,不好意思麻烦大家了展开我来答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你如果还能记得其中一句话 最好比较长的 去baidu Google一下 一般就会有了

  因为从小生活在农村的缘故,陪伴我整个童年生活的就是老家那大片绿了又黄,黄了又绿的田野,还有家门前日夜潺潺的小河。对于现在的孩子来说,那样的童年或许是充满魅力的。而在我自己的记忆里,童年不免有点单调,有点像那春天里繁茂的原野,五彩缤纷又杂乱无章。到很久很久以后,也许是上了大学吧,我才知道,我在田野上无聊地溜达,和青蛙赌气看谁跳得更远,或者举着竹杆寻找那只打扰我酣甜的午睡的知了时,我就注定和很多东西失之交臂了。而围棋只是其中的一种。

  后来,我却有缘与围棋有了一次亲密接触,虽然说起来还是个遗憾,但是让我印象深刻。就像看见了觊觎已久的美人,虽然只是个模糊的影子,但也于心有憾也有慰。事情是这样的,五岁的儿子在读幼儿园时,在给他选择兴趣班时,我几乎不假思索地帮他选了围棋。并一厢情愿地对他说围棋是怎样的高雅,怎样的好玩,学好之后对于将来有多大的好处。我估计儿子听进去的只有好玩两个写字,还有,宝运莱娱乐手机版可以把那两坛子棋子当子弹玩,当飞镖射。去了两三次之后就不肯再去了,问他为什么,他说没劲,不好玩。我再细问,他便举例子给我听:老师对他说了个围棋术语,叫“金角银边草肚皮”。我说很对啊,妈妈不懂,可也听说过。儿子说那为什么不能是草角银边金肚皮?就这样,虽然我是如此的有心,但儿子却不肯使力,忙着玩更好玩的东西去了。

  等儿子稍稍大些,我可以有精力学点东西时,正巧有一个会下围棋的同事和我分在了一个部门,因为看我老大不小了还有心向学,同事立马就答应了我,并在当日就教了我一大堆的术语。也许那天回家时我把它们和锅碗瓢盆一起洗掉了,第二天上班见到“老师”时居然忘了个精光。这下人家当然不肯再教了,我很理解他,因为我总觉得能潜心学好围棋的人理所当然该有一定脾气的。在我自己,我很快意识到,活到老学到老只是一句说辞而已,事实上,很多东西过了那个时间就再也学不进去了。

  因为学不成围棋又对它念念不忘,渐渐的,成了一种说不出的情结。有一段时间着迷于与围棋相关的文字。知道围棋的别名很多,并都有其来历。如有人称它为“方圆”,是因为围棋棋盘方形,棋子、棋盒为圆形;称它为“鸟鹭”,是因为围棋分黑、白两色,黑子似乌鸦,白子如鹭鸶,故而又称“黑白”;称它为“坐隐”,是因为弈棋时,两人对坐,专心致志,诸事不闻不问,犹如隐居一般。称它为“手谈”的原因,则是因为下棋时,默不作声,仅靠一只手的中指、食指,运筹棋子来斗智、斗勇。其落子节奏的变化、放布棋子的力量的大小等都可反映出当局者的心智情况,如同在棋局中以手语交谈一般。因此称为“手谈”。想想有多么神奇!倘若朋友中有人会下围棋总令我心生羡慕敬佩之意。

  年岁渐长,因为懂得了世上很多东西是只能欣赏无法拥有的,对于围棋的情结就慢慢释然了,觉得它在云端处,我以仰视的姿态爱它,也是好的。这有点像一个人的爱情,虽说千帆过尽还是初衷不改,却懂得并改变了爱的方式,心里依然为之感到幸福。

  你举着黑白两面旗帜,在361条经纬线上纵横捭阖,生死相搏。这是力与力、智慧与智慧的大较量。

  你有令人眼花缭乱的十八般武艺:点;跳;飞;挖;立;粘;双;夹;枷;征;扑;打;渡;拆;罩;挺……

  你布下的八卦阵可致敌于死命:曲三;丁四;刀板五;梅花六;倒脱鞋;金鸡独立……

  你是何等的幸运。在你的战场上,没有卑俗,没有虚伪,没有偏颇……你可以心无旁骛地制定你的战术,淋漓尽致地发挥你的才思,大刀阔斧地向敌阵发起攻击。

  你有被敌兵长驱直入,任意蹂躏中原河山的时候;有长龙被困,左冲右突,无法生还的时候;

  当然,你也有兵临城池,迫敌中盘就范的时候,也有仅凭四分之一目的微弱胜势令敌遗憾不已但又不得不俯首称臣的时候……

  就这样,在你海洋般宽广而复杂的内心世界里,有苦涩、温暖的风;有朦胧的远山和蔚蓝色的天空;有惊涛骇浪;有自由自在地潜在水中的鱼群;有险滩和暗礁;有暗夜中点燃的航标灯;有无数只前行或归航的船只;有穿梭在波峰浪谷中的海燕……

  太多的等待,太多的风险,太多的美丽,太多的惊惧,太多的激动,太多的痛苦,太多的迷惘,太多的焦灼,太多的希望,太多的欢乐,都在其中了。

  然而,你不愿让你的心谷平静下来。你依然不断地进取,朝“高处不胜寒”的境界进取。

  围棋,你博大精深,变幻莫测,我等俗辈,即使穷毕生之精力,也难以勘破你的玄机。

  可奇怪的是,走了很久,似乎也没找到下山的路。刘仲甫在一棵树上刻了一个记号,约摸过了一个时辰,又回到那棵树旁。刘仲甫这才对马上的姑娘说:“看来我们迷路了。”姑娘自言自语道:“难怪别人都说上骊山只能上不能下,原来是真的。”刘仲甫说:“我也奇怪啊,那么多庙都挤在山脚下,山上倒一个没有。”

  刘仲甫说:“如此就只好趁天还没黑,我们往山上走。先采到药再说。”那姑娘说:“只是我的脚伤,恐怕上去也难。

  不如公子自己上去吧。”刘仲甫想了想,说:“也只好如此了。”于是把马停住,又到周围拾了些柴禾,准备齐全,这才离去。

  好不容易接近山顶,可最上面的那一段路实在难走。好在刘仲甫毕竟是围棋高手,凡事都计算周全。上山前找了几个登山的老手,学了些登山之策。于是换下特制的登山靴,手中拿着登山长用的短刀,披荆斩棘,踯躇而行。到了山顶,终于找到了那棵昙花。

  昙花还未开放,刘仲甫松了口气,解下长衫,只等开放的那一刻,把花瓣接住。可等了许久,天也渐渐黑了,那昙花丝毫没有开放的迹象。倒是天气风云突变,到了后半夜,慢慢地冷了下来——再后来是愈来愈冷。刘仲甫蹲在昙花旁边,丝毫不敢懈怠。身后屡屡传来奇怪的声音,象鬼哭狼嚎,可刘仲甫盯着昙花,不敢回头。

  昙花终于开了,那一刻,美丽绝伦。昙花开放的那一刻,昙花的花瓣也慢慢飘落坠地,刘仲甫小心地把长衫围拢。但身后那奇怪的声音一直没有停止,接着刘仲甫两眼一黑,又晕了过去。

  醒来时,刘仲甫只觉得香味扑鼻,或者说,正是那香味把昏迷的刘仲甫唤醒了。睁开眼一瞧,自己处在一间房子里,房间的摆设宛如书香门第,笔墨纸砚一应俱全,墙上的四周更是名画字帖,让人心旷神怡。

  不知不觉,刘仲甫从床上起身,欣赏着那些以前只在书里提到过的名画古迹,过了一会儿,一位老太太走进房间,笑道:“刘公子醒了。刘公子倒是很有闲情雅致啊。”一句话让刘仲甫蓦然惊醒,摸了摸身上,问:“那些花瓣呢?”

  “在这里呢。”老太太拿出一个花瓶,花瓶里有水,美丽的花瓣在花瓶里漂浮如蝴蝶一般,老太太问:“你这花瓣是要送给一位姑娘吧。”“正是。老奶奶怎么知道的。”刘仲甫问。

  “那小姑娘的鬼主意我难道不知道?”老太太说:“刘公子号称围棋国手,可知道围棋有哪些别称?”刘仲甫说:“这说起来就比较多了。围棋又称‘弈’——《左传·襄公二十五年》中记载:弈者举棋不定、不胜其耦。也称‘手谈’、‘坐隐 ’——《颜氏家训·杂艺》里说:围棋有手谈、坐隐之目。”

  “还称‘烂柯’——南朝梁任昉在《述异记》中记录了这样一个神奇的传说:信安郡石室山,晋时王质伐木,至见童子数人,棋而歌,质因听之。童子以一物与质,如枣核,质含之不觉饥。俄顷,童子谓曰:何不去,质起,视斧柯烂尽,既归,无复时人。”

  “另外也可叫‘黑白 ’、‘乌鹭’——以黑白两种颜色形容围棋棋子,引申指围棋。唐元稹《酬段丞与诸棋流见赠》诗:异日玄黄队,今宵黑白棋。北宋王安石《棋》诗:战罢两奁收黑白;乌鹭—— 以黑白两种颜色形容围棋,乌(乌鸦)为黑色,鹭(白鹭)为白色。宋王之道《蝶恋花》:黑白斑斑乌间鹭。”

  “还可叫‘方圆’—— 方指棋盘,圆指棋盒、棋子,引申指围棋。 南朝梁武帝《围棋赋》:圆奁象天,方局法地。《书·李泌传》:方若棋局,宝运莱娱乐手机版圆若棋子。”

  一称枰—— 三国吴韦曜《博弈论》中记载:所志不出一枰之上。《晋书·杜预传》:推枰敛手。

  三称木野狐 ——宋邢居实《拊掌录》:叶涛好弈棋,王介甫作诗切责之,终不肯已。……故人目棋枰为木野狐,言其媚惑人如狐也。不过我倒是最喜欢木野狐这三个字。”

  “是吗?”老太太微微一笑。说:“刚才在山下,你还见过她呢!”“谁?”“木野狐啊!”刘仲甫很是诧异,问:“老奶奶的意思是说我在山脚下碰到的那位姑娘是——”“你猜得没错,就是那小丫头。”刘仲甫抓了抓脑门,说:“我有点不明白。”

  老奶奶解释道:“这事情说来话长。——很多年前,有一只九尾狐喜欢上了一只会下围棋的猴子,于是这只狐狸就变成了一块围棋盘,想借此天天陪伴猴子……”

  刘仲甫说:“老奶奶这样说我就明白了。后来这只猴子生病了,只有骊山老媪可以医治好。那只九尾狐听说我特地上骊山找寻骊山老媪,所以故意半路上化作人形,指点我来到这里——”说到这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说:“江南刘仲甫拜见骊山老媪。”

  因为从小生活在农村的缘故,陪伴我整个童年生活的就是老家那大片绿了又黄,黄了又绿的田野,还有家门前日夜潺潺的小河。对于现在的孩子来说,那样的童年或许是充满魅力的。而在我自己的记忆里,童年不免有点单调,有点像那春天里繁茂的原野,五彩缤纷又杂乱无章。到很久很久以后,也许是上了大学吧,我才知道,我在田野上无聊地溜达,和青蛙赌气看谁跳得更远,或者举着竹杆寻找那只打扰我酣甜的午睡的知了时,我就注定和很多东西失之交臂了。而围棋只是其中的一种。

  后来,我却有缘与围棋有了一次亲密接触,虽然说起来还是个遗憾,但是让我印象深刻。就像看见了觊觎已久的美人,虽然只是个模糊的影子,但也于心有憾也有慰。事情是这样的,五岁的儿子在读幼儿园时,在给他选择兴趣班时,我几乎不假思索地帮他选了围棋。并一厢情愿地对他说围棋是怎样的高雅,怎样的好玩,学好之后对于将来有多大的好处。我估计儿子听进去的只有好玩两个写字,还有,可以把那两坛子棋子当子弹玩,当飞镖射。去了两三次之后就不肯再去了,问他为什么,他说没劲,不好玩。我再细问,他便举例子给我听:老师对他说了个围棋术语,叫“金角银边草肚皮”。我说很对啊,妈妈不懂,可也听说过。儿子说那为什么不能是草角银边金肚皮?就这样,虽然我是如此的有心,但儿子却不肯使力,忙着玩更好玩的东西去了。

  等儿子稍稍大些,我可以有精力学点东西时,正巧有一个会下围棋的同事和我分在了一个部门,因为看我老大不小了还有心向学,同事立马就答应了我,并在当日就教了我一大堆的术语。也许那天回家时我把它们和锅碗瓢盆一起洗掉了,第二天上班见到“老师”时居然忘了个精光。这下人家当然不肯再教了,我很理解他,因为我总觉得能潜心学好围棋的人理所当然该有一定脾气的。在我自己,我很快意识到,活到老学到老只是一句说辞而已,事实上,很多东西过了那个时间就再也学不进去了。

  因为学不成围棋又对它念念不忘,渐渐的,成了一种说不出的情结。有一段时间着迷于与围棋相关的文字。知道围棋的别名很多,并都有其来历。如有人称它为“方圆”,是因为围棋棋盘方形,棋子、棋盒为圆形;称它为“鸟鹭”,是因为围棋分黑、白两色,黑子似乌鸦,白子如鹭鸶,故而又称“黑白”;称它为“坐隐”,是因为弈棋时,两人对坐,专心致志,诸事不闻不问,犹如隐居一般。称它为“手谈”的原因,则是因为下棋时,默不作声,仅靠一只手的中指、食指,运筹棋子来斗智、斗勇。其落子节奏的变化、放布棋子的力量的大小等都可反映出当局者的心智情况,如同在棋局中以手语交谈一般。因此称为“手谈”。想想有多么神奇!倘若朋友中有人会下围棋总令我心生羡慕敬佩之意。

  年岁渐长,因为懂得了世上很多东西是只能欣赏无法拥有的,对于围棋的情结就慢慢释然了,觉得它在云端处,我以仰视的姿态爱它,也是好的。这有点像一个人的爱情,虽说千帆过尽还是初衷不改,却懂得并改变了爱的方式,心里依然为之感到幸福。

  古有善弈者,居山林中,生平于战,未尝败绩。世人疑为神也,诣之者甚蕃。然其居无定所,人寻而不得,皆郁郁而反。脾性怪异,不喜人众,好冷清,一入棋,则物我皆忘。年过半百,不欲默默无闻于后世,遂穷毕生心血,布一残局,望后人破之。局成之日,呕血而亡,双目凹陷,发尽白矣。千载百岁后,境随时迁,局已失传,世人寻之,均不得。?

  时至乾隆十二年秋,局乍现于清觉寺。帝弘历好弈,闻之,欣然前往。清觉寺建于孤峰之巅,终年积雪,鸟兽不至。帝叹曰:“地势且险如此,则复棋局耶?”全寺上下,陈设简陋,人止一老僧而已。僧引帝至局前,见局虽古而不污,莹白光亮。帝执白,僧执黑,局开矣。?

  帝见局中白子似通未通,似死非死,甚怪。思忖良久,落子于“去”位七九路。僧赞曰:“吾皇不争小而争大,不落‘上’位落‘去’位,智也!”遂以黑子应之。帝落子于“去”位八八路,笑曰:“朕君临天下,岂为锱铢必较之人?”僧应黑子,曰:“请恕老僧之韪,吾皇可谓之‘智’者,而不可谓之‘慧’也。”帝曰:“何也?”对曰:“佛祖之修证法门为‘戒、定、慧’,《楞严经》云:‘摄心为戒,因戒而定,因定发慧。’吾皇之棋,张扬有余而收敛不足,此无‘戒’也。既无‘戒’,何来‘定’,何来‘慧’?”帝不语,颇不以为然,落子“去”位七六路。如此十余回合,“去”位白子尽死矣。僧曰:“《法句经》云:‘胜者生怨,负者自鄙,去胜负心,无诤自安。’吾皇以为如何?”帝曰:“喏。”?

  帝低首苦思,反击‘平’位七三路。僧赞曰:“不入旁门,直攻要害,妙!”遂应黑子,以攻势化攻势。良久,帝不落子,僧问曰:“吾皇何故踌躇?”帝曰:“若攻,则七三路白子必死;若保,则失先手。是故踌躇。”僧曰:“何不弃此子?”对曰:“此子乃进攻关键,弃之,则攻势不存。”思忖再三,落子七四路,保子。然帝先手已失,止十余回合,‘平’位白亦尽死矣。僧曰:“经中有云:‘或有来求手足耳鼻,头目肉血,骨髓身分,菩萨摩诃萨见来求者,悉能一切欢喜施与。’此大善也!白子只求自保,此无‘善’。无‘善’,焉能胜?”?帝弃子认输。僧曰:“吾皇非破此局之人。”帝问:“然则何人可破此局?”僧不答,反问曰:“‘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盛’,为人生八苦。吾皇以为,何为最苦?”帝曰:“求不得。”僧笑曰:“八苦之源,皆为人也。人有欲,则有苦;人无欲,则无功。世人求有功亦求无苦,均不得,诚不知其无‘空’也。所谓‘空’者,心中之空,人中之空,世中之空,无张无敛是为空,无胜无负亦是为空。留空于心,则明得失;留空于人,则无胜败;留空于世,则无苦有功皆可并存也。破此局之道,盖留‘空’耳!”?

  帝默然,有所悟。遂回宫,下旨拨款修寺。然峰巅已空,止余白雪。人寻寺,皆不得。

  据说,国际象棋与中国象棋是可以编成人机对弈软件的,唯独围棋,很难!曾经是有人编过,但至今为止,可能一个弈城、或TOM、或清风的1D,也能将机子杀得稀里哗啦。

  我们总在研究人的性格,但到今天为止,恐怕也没有人能说得清楚,人究竟有多少种性格,或者说,人究竟是什么性格。想到围棋,竟是与人一样,永远不可捉摸。

  大家都知道,围棋是世界上最简单的棋,只有黑白两种颜色的棋子,就像人世间只有男人与女人一样;围棋的规则最简单,只要能有两个眼就活了,就像我们只要有饭吃、有水喝就能活下去一样。

  喝惯了茶的人,没人愿意去喝无味的白开水;会下围棋的人,更多的恐怕都不会愿意花更多的时间去研究象棋或者其它的棋。

  关于围棋的雅人轶事,遍见古今的书卷;或将它列入才子佳人的四大标准之一、或当它为天文的计算工具、或成为禅师老道修炼的风景,我们总是对围棋,赋予了无限的遐想与感情。

  吴清源大师,一介普通的围棋人,当年东渡扶桑后,因了对棋的历史性贡献及前无古人的霸气称雄日本二十几年,导致日本对他极端仇视;老聂,因了于新中国百废待兴之际,在中日围棋擂台赛上刮起的弥天旋风,多少年被时人称为中华英雄;曹燕子与大李,因了力镇围棋大国中国与日本,从此引发韩国人如潮水般地涌向尺盈的纹枰前……试问,还有哪一种棋类运动能获得如此高度的关注或崇高的礼遇吗?我想,一切皆因了围棋的性格,因了围棋那不可捉摸的性格。

  因为不可捉摸,所以我们可以一万个人有超过一万种的想法;因为不可捉摸,所以我们可以把它当成实现自己人生理想的战场;因为不可捉摸,所以我们可以把它当成梦中的情人。

  我们从围棋中悟出做人的道理。注重实地,我们以为是活在当下;注重外势,我们以为是追求理想;棋风厚重,我们以为是做人求的是脚踏实地;棋风飘逸,我们以为是做人要讲究变通;试应手,我们以为是投石问路;悍然对杀,我们以为是勇者胜于狭路相逢;互不理会而各自围空,我们以为是隐忍养性修身;空投打入,我们以为是大丈夫自当笑傲苍天而论英雄。

  静夜里,落魄才子抚枰起悠思:手中温润的棋子,或许就是明日金榜题名后托人争相提亲的大家闺秀的玉手?军帐里,飞将军凝对棋形而忘神:木野狐啊,棋形中可是有法大破匈奴拐子马凶阵?佛堂前,大和尚捏子望青灯:佛主啊,菩提树下的顿悟可否真能解除所有人生痛苦而后渡众生?

  失恋了,那就下上一局吧,胡须不用剃,烟头落满地,所有凄美的思念,木野狐一定会托千里的清风带给她;

  失意了,那就下上一局吧,此地处处受制肘,木野狐一定知道,那一定是你还未受够筋骨之劳、体肤之饥;

  落寞了,那就下上一局吧,人生无常,木野狐一定在冥冥之中审视你,它在保佑所有世间的好人一生安平。

  大和尚看电视与看小说相比,当然是更喜欢后者了。电视的形象一经出现,即成永远的遗憾;而书中的世界,可以任由我的想象。围棋,亦是如此。里面包含了我们全部的才情、幽思、悲愤以及成就功名的梦想。

  有多少人,对这围棋不可捉摸的性格而感慨万千。赢棋了,春风得意;输棋了,血脉贲张。与实力不如自己的对手下,玩玩猫抓老鼠的游戏而偷偷不停的乐,想人生是多么的美妙;与实力远强过自己的对手下,处处打入处处大龙愤死,只剩下一声悲壮的仰天长叹——上天没有好生之德啊,让俺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大好局面,突遇掉线,何其的不平!花了大把的时间长考,好不容易想出一着妙手,颤抖着手用力按鼠标,“啪”的一声,却点错了位置,那一刻,除了昏倒,你还能做什么?

  输多了,要猛揪自己头发撞墙——今生不再下棋!一根烟没抽完,又重上了战场!

  赢够了,开支啤酒吼两句——妹妹哇,你可见俺那英雄时光?今世,除了俺能保护你还能有他?

  对着这围棋,有着不可捉摸性格的围棋,或欣喜、或悲伤、或哀怨、或惆怅,或缠绵绯侧、或无怨无悔、或如痴如醉、或肺裂心摧,全因了围棋的对手,其实正是自己啊!因为,每个人的性格,不正是不可捉摸么?

  因为从小生活在农村的缘故,陪伴我整个童年生活的就是老家那大片绿了又黄,黄了又绿的田野,还有家门前日夜潺潺的小河。对于现在的孩子来说,那样的童年或许是充满魅力的。而在我自己的记忆里,童年不免有点单调,有点像那春天里繁茂的原野,五彩缤纷又杂乱无章。到很久很久以后,也许是上了大学吧,我才知道,我在田野上无聊地溜达,和青蛙赌气看谁跳得更远,或者举着竹杆寻找那只打扰我酣甜的午睡的知了时,我就注定和很多东西失之交臂了。而围棋只是其中的一种。

  后来,我却有缘与围棋有了一次亲密接触,虽然说起来还是个遗憾,但是让我印象深刻。就像看见了觊觎已久的美人,虽然只是个模糊的影子,但也于心有憾也有慰。事情是这样的,五岁的儿子在读幼儿园时,在给他选择兴趣班时,我几乎不假思索地帮他选了围棋。并一厢情愿地对他说围棋是怎样的高雅,怎样的好玩,学好之后对于将来有多大的好处。我估计儿子听进去的只有好玩两个写字,还有,可以把那两坛子棋子当子弹玩,当飞镖射。去了两三次之后就不肯再去了,问他为什么,他说没劲,不好玩。我再细问,他便举例子给我听:老师对他说了个围棋术语,叫“金角银边草肚皮”。我说很对啊,妈妈不懂,可也听说过。儿子说那为什么不能是草角银边金肚皮?就这样,虽然我是如此的有心,但儿子却不肯使力,忙着玩更好玩的东西去了。

  等儿子稍稍大些,我可以有精力学点东西时,正巧有一个会下围棋的同事和我分在了一个部门,因为看我老大不小了还有心向学,同事立马就答应了我,并在当日就教了我一大堆的术语。也许那天回家时我把它们和锅碗瓢盆一起洗掉了,第二天上班见到“老师”时居然忘了个精光。这下人家当然不肯再教了,我很理解他,因为我总觉得能潜心学好围棋的人理所当然该有一定脾气的。在我自己,我很快意识到,活到老学到老只是一句说辞而已,事实上,很多东西过了那个时间就再也学不进去了。

  因为学不成围棋又对它念念不忘,渐渐的,成了一种说不出的情结。有一段时间着迷于与围棋相关的文字。知道围棋的别名很多,并都有其来历。如有人称它为“方圆”,是因为围棋棋盘方形,棋子、棋盒为圆形;称它为“鸟鹭”,是因为围棋分黑、白两色,黑子似乌鸦,白子如鹭鸶,故而又称“黑白”;称它为“坐隐”,是因为弈棋时,两人对坐,专心致志,诸事不闻不问,犹如隐居一般。称它为“手谈”的原因,则是因为下棋时,默不作声,仅靠一只手的中指、食指,运筹棋子来斗智、斗勇。其落子节奏的变化、放布棋子的力量的大小等都可反映出当局者的心智情况,如同在棋局中以手语交谈一般。因此称为“手谈”。想想有多么神奇!倘若朋友中有人会下围棋总令我心生羡慕敬佩之意。

  年岁渐长,因为懂得了世上很多东西是只能欣赏无法拥有的,对于围棋的情结就慢慢释然了,觉得它在云端处,我以仰视的姿态爱它,也是好的。这有点像一个人的爱情,虽说千帆过尽还是初衷不改,却懂得并改变了爱的方式,心里依然为之感到幸福。

  你举着黑白两面旗帜,在361条经纬线上纵横捭阖,生死相搏。这是力与力、智慧与智慧的大较量。

  你有令人眼花缭乱的十八般武艺:点;跳;飞;挖;立;粘;双;夹;枷;征;扑;打;渡;拆;罩;挺……

  你布下的八卦阵可致敌于死命:曲三;丁四;刀板五;梅花六;倒脱鞋;金鸡独立……

  你是何等的幸运。在你的战场上,没有卑俗,没有虚伪,没有偏颇……你可以心无旁骛地制定你的战术,淋漓尽致地发挥你的才思,大刀阔斧地向敌阵发起攻击。

  你有被敌兵长驱直入,任意蹂躏中原河山的时候;有长龙被困,左冲右突,无法生还的时候;

  当然,你也有兵临城池,迫敌中盘就范的时候,也有仅凭四分之一目的微弱胜势令敌遗憾不已但又不得不俯首称臣的时候……

  就这样,在你海洋般宽广而复杂的内心世界里,有苦涩、温暖的风;有朦胧的远山和蔚蓝色的天空;有惊涛骇浪;有自由自在地潜在水中的鱼群;有险滩和暗礁;有暗夜中点燃的航标灯;有无数只前行或归航的船只;有穿梭在波峰浪谷中的海燕……

  太多的等待,太多的风险,太多的美丽,太多的惊惧,太多的激动,太多的痛苦,太多的迷惘,太多的焦灼,太多的希望,太多的欢乐,都在其中了。

  然而,你不愿让你的心谷平静下来。你依然不断地进取,朝“高处不胜寒”的境界进取。

  围棋,你博大精深,变幻莫测,我等俗辈,即使穷毕生之精力,也难以勘破你的玄机。

  据说,国际象棋与中国象棋是可以编成人机对弈软件的,唯独围棋,很难!曾经是有人编过,但至今为止,可能一个弈城、或TOM、或清风的1D,也能将机子杀得稀里哗啦。

  我们总在研究人的性格,但到今天为止,恐怕也没有人能说得清楚,人究竟有多少种性格,或者说,人究竟是什么性格。想到围棋,竟是与人一样,永远不可捉摸。

  大家都知道,围棋是世界上最简单的棋,只有黑白两种颜色的棋子,就像人世间只有男人与女人一样;围棋的规则最简单,只要能有两个眼就活了,就像我们只要有饭吃、有水喝就能活下去一样。

  喝惯了茶的人,没人愿意去喝无味的白开水;会下围棋的人,更多的恐怕都不会愿意花更多的时间去研究象棋或者其它的棋。

  关于围棋的雅人轶事,遍见古今的书卷;或将它列入才子佳人的四大标准之一、或当它为天文的计算工具、或成为禅师老道修炼的风景,我们总是对围棋,赋予了无限的遐想与感情。

  吴清源大师,一介普通的围棋人,当年东渡扶桑后,因了对棋的历史性贡献及前无古人的霸气称雄日本二十几年,导致日本对他极端仇视;老聂,因了于新中国百废待兴之际,在中日围棋擂台赛上刮起的弥天旋风,多少年被时人称为中华英雄;曹燕子与大李,因了力镇围棋大国中国与日本,从此引发韩国人如潮水般地涌向尺盈的纹枰前……试问,还有哪一种棋类运动能获得如此高度的关注或崇高的礼遇吗?我想,一切皆因了围棋的性格,因了围棋那不可捉摸的性格。

  因为不可捉摸,所以我们可以一万个人有超过一万种的想法;因为不可捉摸,所以我们可以把它当成实现自己人生理想的战场;因为不可捉摸,所以我们可以把它当成梦中的情人。

  我们从围棋中悟出做人的道理。注重实地,我们以为是活在当下;注重外势,我们以为是追求理想;棋风厚重,我们以为是做人求的是脚踏实地;棋风飘逸,我们以为是做人要讲究变通;试应手,我们以为是投石问路;悍然对杀,我们以为是勇者胜于狭路相逢;互不理会而各自围空,我们以为是隐忍养性修身;空投打入,我们以为是大丈夫自当笑傲苍天而论英雄。

  静夜里,落魄才子抚枰起悠思:手中温润的棋子,或许就是明日金榜题名后托人争相提亲的大家闺秀的玉手?军帐里,飞将军凝对棋形而忘神:木野狐啊,棋形中可是有法大破匈奴拐子马凶阵?佛堂前,大和尚捏子望青灯:佛主啊,菩提树下的顿悟可否真能解除所有人生痛苦而后渡众生?

  失恋了,那就下上一局吧,胡须不用剃,烟头落满地,所有凄美的思念,木野狐一定会托千里的清风带给她;

  失意了,那就下上一局吧,此地处处受制肘,木野狐一定知道,那一定是你还未受够筋骨之劳、体肤之饥;

  落寞了,那就下上一局吧,人生无常,木野狐一定在冥冥之中审视你,它在保佑所有世间的好人一生安平。

  大和尚看电视与看小说相比,当然是更喜欢后者了。电视的形象一经出现,即成永远的遗憾;而书中的世界,可以任由我的想象。围棋,亦是如此。里面包含了我们全部的才情、幽思、悲愤以及成就功名的梦想。

  有多少人,对这围棋不可捉摸的性格而感慨万千。赢棋了,春风得意;输棋了,血脉贲张。与实力不如自己的对手下,玩玩猫抓老鼠的游戏而偷偷不停的乐,想人生是多么的美妙;与实力远强过自己的对手下,处处打入处处大龙愤死,只剩下一声悲壮的仰天长叹——上天没有好生之德啊,让俺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大好局面,宝运莱娱乐登陆官网突遇掉线,何其的不平!花了大把的时间长考,好不容易想出一着妙手,颤抖着手用力按鼠标,“啪”的一声,却点错了位置,那一刻,除了昏倒,你还能做什么?

  输多了,要猛揪自己头发撞墙——今生不再下棋!一根烟没抽完,又重上了战场!

  赢够了,开支啤酒吼两句——妹妹哇,你可见俺那英雄时光?今世,除了俺能保护你还能有他?

  对着这围棋,有着不可捉摸性格的围棋,或欣喜、或悲伤、或哀怨、或惆怅,或缠绵绯侧、或无怨无悔、或如痴如醉、或肺裂心摧,全因了围棋的对手,其实正是自己啊!因为,每个人的性格,不正是不可捉摸么?

  可奇怪的是,走了很久,似乎也没找到下山的路。刘仲甫在一棵树上刻了一个记号,约摸过了一个时辰,又回到那棵树旁。刘仲甫这才对马上的姑娘说:“看来我们迷路了。”姑娘自言自语道:“难怪别人都说上骊山只能上不能下,原来是真的。”刘仲甫说:“我也奇怪啊,那么多庙都挤在山脚下,山上倒一个没有。”

  刘仲甫说:“如此就只好趁天还没黑,我们往山上走。先采到药再说。”那姑娘说:“只是我的脚伤,恐怕上去也难。

  不如公子自己上去吧。”刘仲甫想了想,说:“也只好如此了。”于是把马停住,又到周围拾了些柴禾,准备齐全,这才离去。

  好不容易接近山顶,可最上面的那一段路实在难走。好在刘仲甫毕竟是围棋高手,凡事都计算周全。上山前找了几个登山的老手,学了些登山之策。于是换下特制的登山靴,手中拿着登山长用的短刀,披荆斩棘,踯躇而行。到了山顶,终于找到了那棵昙花。

  昙花还未开放,刘仲甫松了口气,解下长衫,只等开放的那一刻,把花瓣接住。可等了许久,天也渐渐黑了,那昙花丝毫没有开放的迹象。倒是天气风云突变,到了后半夜,慢慢地冷了下来——再后来是愈来愈冷。刘仲甫蹲在昙花旁边,丝毫不敢懈怠。身后屡屡传来奇怪的声音,象鬼哭狼嚎,可刘仲甫盯着昙花,不敢回头。

  昙花终于开了,那一刻,美丽绝伦。昙花开放的那一刻,昙花的花瓣也慢慢飘落坠地,刘仲甫小心地把长衫围拢。但身后那奇怪的声音一直没有停止,接着刘仲甫两眼一黑,又晕了过去。

  醒来时,刘仲甫只觉得香味扑鼻,或者说,正是那香味把昏迷的刘仲甫唤醒了。睁开眼一瞧,自己处在一间房子里,房间的摆设宛如书香门第,笔墨纸砚一应俱全,墙上的四周更是名画字帖,让人心旷神怡。

  不知不觉,刘仲甫从床上起身,欣赏着那些以前只在书里提到过的名画古迹,过了一会儿,一位老太太走进房间,笑道:“刘公子醒了。刘公子倒是很有闲情雅致啊。”一句话让刘仲甫蓦然惊醒,摸了摸身上,问:“那些花瓣呢?”

  “在这里呢。”老太太拿出一个花瓶,花瓶里有水,美丽的花瓣在花瓶里漂浮如蝴蝶一般,老太太问:“你这花瓣是要送给一位姑娘吧。”“正是。老奶奶怎么知道的。”刘仲甫问。

  “那小姑娘的鬼主意我难道不知道?”老太太说:“刘公子号称围棋国手,可知道围棋有哪些别称?”刘仲甫说:“这说起来就比较多了。围棋又称‘弈’——《左传·襄公二十五年》中记载:弈者举棋不定、不胜其耦。也称‘手谈’、‘坐隐 ’——《颜氏家训·杂艺》里说:围棋有手谈、坐隐之目。”

  “还称‘烂柯’——南朝梁任昉在《述异记》中记录了这样一个神奇的传说:信安郡石室山,晋时王质伐木,至见童子数人,棋而歌,质因听之。童子以一物与质,如枣核,质含之不觉饥。俄顷,童子谓曰:何不去,质起,视斧柯烂尽,既归,无复时人。”

  “另外也可叫‘黑白 ’、‘乌鹭’——以黑白两种颜色形容围棋棋子,引申指围棋。唐元稹《酬段丞与诸棋流见赠》诗:异日玄黄队,今宵黑白棋。北宋王安石《棋》诗:战罢两奁收黑白;乌鹭—— 以黑白两种颜色形容围棋,乌(乌鸦)为黑色,鹭(白鹭)为白色。宋王之道《蝶恋花》:黑白斑斑乌间鹭。”

  “还可叫‘方圆’—— 方指棋盘,圆指棋盒、棋子,引申指围棋。 南朝梁武帝《围棋赋》:圆奁象天,方局法地。《书·李泌传》:方若棋局,圆若棋子。”

  一称枰—— 三国吴韦曜《博弈论》中记载:所志不出一枰之上。《晋书·杜预传》:推枰敛手。

  三称木野狐 ——宋邢居实《拊掌录》:叶涛好弈棋,王介甫作诗切责之,终不肯已。……故人目棋枰为木野狐,言其媚惑人如狐也。不过我倒是最喜欢木野狐这三个字。”

  “是吗?”老太太微微一笑。说:“刚才在山下,你还见过她呢!”“谁?”“木野狐啊!”刘仲甫很是诧异,问:“老奶奶的意思是说我在山脚下碰到的那位姑娘是——”“你猜得没错,就是那小丫头。”刘仲甫抓了抓脑门,说:“我有点不明白。”

  老奶奶解释道:“这事情说来话长。——很多年前,有一只九尾狐喜欢上了一只会下围棋的猴子,于是这只狐狸就变成了一块围棋盘,想借此天天陪伴猴子……”

  刘仲甫说:“老奶奶这样说我就明白了。后来这只猴子生病了,只有骊山老媪可以医治好。那只九尾狐听说我特地上骊山找寻骊山老媪,所以故意半路上化作人形,指点我来到这里——”说到这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说:“江南刘仲甫拜见骊山老媪。”

  古有善弈者,居山林中,生平于战,未尝败绩。世人疑为神也,诣之者甚蕃。然其居无定所,人寻而不得,皆郁郁而反。脾性怪异,不喜人众,好冷清,一入棋,则物我皆忘。年过半百,不欲默默无闻于后世,遂穷毕生心血,布一残局,望后人破之。局成之日,呕血而亡,双目凹陷,发尽白矣。千载百岁后,境随时迁,局已失传,世人寻之,均不得。?

  时至乾隆十二年秋,局乍现于清觉寺。帝弘历好弈,闻之,欣然前往。清觉寺建于孤峰之巅,终年积雪,鸟兽不至。帝叹曰:“地势且险如此,则复棋局耶?”全寺上下,陈设简陋,人止一老僧而已。僧引帝至局前,见局虽古而不污,莹白光亮。帝执白,僧执黑,局开矣。?

  帝见局中白子似通未通,似死非死,甚怪。思忖良久,落子于“去”位七九路。僧赞曰:“吾皇不争小而争大,不落‘上’位落‘去’位,智也!”遂以黑子应之。帝落子于“去”位八八路,笑曰:“朕君临天下,岂为锱铢必较之人?”僧应黑子,曰:“请恕老僧之韪,吾皇可谓之‘智’者,而不可谓之‘慧’也。”帝曰:“何也?”对曰:“佛祖之修证法门为‘戒、定、慧’,《楞严经》云:‘摄心为戒,因戒而定,因定发慧。’吾皇之棋,张扬有余而收敛不足,此无‘戒’也。既无‘戒’,何来‘定’,何来‘慧’?”帝不语,颇不以为然,落子“去”位七六路。如此十余回合,“去”位白子尽死矣。僧曰:“《法句经》云:‘胜者生怨,负者自鄙,去胜负心,无诤自安。’吾皇以为如何?”帝曰:“喏。”?

  帝低首苦思,反击‘平’位七三路。僧赞曰:“不入旁门,直攻要害,妙!”遂应黑子,以攻势化攻势。良久,帝不落子,僧问曰:“吾皇何故踌躇?”帝曰:“若攻,则七三路白子必死;若保,则失先手。是故踌躇。”僧曰:“何不弃此子?”对曰:“此子乃进攻关键,弃之,则攻势不存。”思忖再三,落子七四路,保子。然帝先手已失,止十余回合,‘平’位白亦尽死矣。僧曰:“经中有云:‘或有来求手足耳鼻,头目肉血,骨髓身分,菩萨摩诃萨见来求者,悉能一切欢喜施与。’此大善也!白子只求自保,此无‘善’。无‘善’,焉能胜?”?帝弃子认输。僧曰:“吾皇非破此局之人。”帝问:“然则何人可破此局?”僧不答,反问曰:“‘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盛’,为人生八苦。吾皇以为,何为最苦?”帝曰:“求不得。”僧笑曰:“八苦之源,皆为人也。人有欲,则有苦;人无欲,则无功。世人求有功亦求无苦,均不得,诚不知其无‘空’也。所谓‘空’者,心中之空,人中之空,世中之空,无张无敛是为空,无胜无负亦是为空。留空于心,则明得失;留空于人,则无胜败;留空于世,则无苦有功皆可并存也。破此局之道,盖留‘空’耳!”?

  帝默然,有所悟。遂回宫,下旨拨款修寺。然峰巅已空,止余白雪。人寻寺,皆不得。

  展开全部因为从小生活在农村的缘故,陪伴我整个童年生活的就是老家那大片绿了又黄,黄了又绿的田野,还有家门前日夜潺潺的小河。对于现在的孩子来说,那样的童年或许是充满魅力的。而在我自己的记忆里,童年不免有点单调,有点像那春天里繁茂的原野,五彩缤纷又杂乱无章。到很久很久以后,也许是上了大学吧,我才知道,我在田野上无聊地溜达,和青蛙赌气看谁跳得更远,或者举着竹杆寻找那只打扰我酣甜的午睡的知了时,我就注定和很多东西失之交臂了。而围棋只是其中的一种。

  ??后来,我却有缘与围棋有了一次亲密接触,虽然说起来还是个遗憾,但是让我印象深刻。就像看见了觊觎已久的美人,虽然只是个模糊的影子,但也于心有憾也有慰。事情是这样的,五岁的儿子在读幼儿园时,在给他选择兴趣班时,我几乎不假思索地帮他选了围棋。并一厢情愿地对他说围棋是怎样的高雅,怎样的好玩,学好之后对于将来有多大的好处。我估计儿子听进去的只有好玩两个写字,还有,可以把那两坛子棋子当子弹玩,当飞镖射。去了两三次之后就不肯再去了,问他为什么,他说没劲,不好玩。我再细问,他便举例子给我听:老师对他说了个围棋术语,叫“金角银边草肚皮”。我说很对啊,妈妈不懂,宝运莱娱乐登陆官网可也听说过。儿子说那为什么不能是草角银边金肚皮?就这样,虽然我是如此的有心,但儿子却不肯使力,忙着玩更好玩的东西去了。

  ??等儿子稍稍大些,我可以有精力学点东西时,正巧有一个会下围棋的同事和我分在了一个部门,因为看我老大不小了还有心向学,同事立马就答应了我,并在当日就教了我一大堆的术语。也许那天回家时我把它们和锅碗瓢盆一起洗掉了,第二天上班见到“老师”时居然忘了个精光。这下人家当然不肯再教了,我很理解他,因为我总觉得能潜心学好围棋的人理所当然该有一定脾气的。在我自己,我很快意识到,活到老学到老只是一句说辞而已,事实上,很多东西过了那个时间就再也学不进去了。

  ??因为学不成围棋又对它念念不忘,渐渐的,成了一种说不出的情结。有一段时间着迷于与围棋相关的文字。知道围棋的别名很多,并都有其来历。如有人称它为“方圆”,是因为围棋棋盘方形,棋子、棋盒为圆形;称它为“鸟鹭”,是因为围棋分黑、白两色,黑子似乌鸦,白子如鹭鸶,故而又称“黑白”;称它为“坐隐”,是因为弈棋时,两人对坐,专心致志,诸事不闻不问,犹如隐居一般。称它为“手谈”的原因,则是因为下棋时,默不作声,仅靠一只手的中指、食指,运筹棋子来斗智、斗勇。其落子节奏的变化、放布棋子的力量的大小等都可反映出当局者的心智情况,如同在棋局中以手语交谈一般。因此称为“手谈”。想想有多么神奇!倘若朋友中有人会下围棋总令我心生羡慕敬佩之意。

  ??年岁渐长,因为懂得了世上很多东西是只能欣赏无法拥有的,对于围棋的情结就慢慢释然了,觉得它在云端处,我以仰视的姿态爱它,也是好的。这有点像一个人的爱情,虽说千帆过尽还是初衷不改,却懂得并改变了爱的方式,心里依然为之感到幸福。

  你举着黑白两面旗帜,在361条经纬线上纵横捭阖,生死相搏。这是力与力、智慧与智慧的大较量。

  你有令人眼花缭乱的十八般武艺:点;跳;飞;挖;立;粘;双;夹;枷;征;扑;打;渡;拆;罩;挺……

  你布下的八卦阵可致敌于死命:曲三;丁四;刀板五;梅花六;倒脱鞋;金鸡独立……

  你是何等的幸运。在你的战场上,没有卑俗,没有虚伪,没有偏颇……你可以心无旁骛地制定你的战术,淋漓尽致地发挥你的才思,大刀阔斧地向敌阵发起攻击。

  你有被敌兵长驱直入,任意蹂躏中原河山的时候;有长龙被困,左冲右突,无法生还的时候;

  当然,你也有兵临城池,迫敌中盘就范的时候,也有仅凭四分之一目的微弱胜势令敌遗憾不已但又不得不俯首称臣的时候……

  就这样,在你海洋般宽广而复杂的内心世界里,有苦涩、温暖的风;有朦胧的远山和蔚蓝色的天空;有惊涛骇浪;有自由自在地潜在水中的鱼群;有险滩和暗礁;有暗夜中点燃的航标灯;有无数只前行或归航的船只;有穿梭在波峰浪谷中的海燕……

  太多的等待,太多的风险,太多的美丽,太多的惊惧,太多的激动,太多的痛苦,太多的迷惘,太多的焦灼,太多的希望,太多的欢乐,都在其中了。

  然而,你不愿让你的心谷平静下来。你依然不断地进取,朝“高处不胜寒”的境界进取。

  围棋,你博大精深,变幻莫测,我等俗辈,即使穷毕生之精力,也难以勘破你的玄机。

  可奇怪的是,走了很久,似乎也没找到下山的路。刘仲甫在一棵树上刻了一个记号,约摸过了一个时辰,又回到那棵树旁。刘仲甫这才对马上的姑娘说:“看来我们迷路了。”姑娘自言自语道:“难怪别人都说上骊山只能上不能下,原来是真的。”刘仲甫说:“我也奇怪啊,那么多庙都挤在山脚下,山上倒一个没有。”

  刘仲甫说:“如此就只好趁天还没黑,我们往山上走。先采到药再说。”那姑娘说:“只是我的脚伤,恐怕上去也难。

  不如公子自己上去吧。”刘仲甫想了想,说:“也只好如此了。”于是把马停住,又到周围拾了些柴禾,准备齐全,这才离去。

  好不容易接近山顶,可最上面的那一段路实在难走。好在刘仲甫毕竟是围棋高手,凡事都计算周全。上山前找了几个登山的老手,学了些登山之策。于是换下特制的登山靴,手中拿着登山长用的短刀,披荆斩棘,踯躇而行。到了山顶,终于找到了那棵昙花。

  昙花还未开放,刘仲甫松了口气,解下长衫,只等开放的那一刻,把花瓣接住。可等了许久,天也渐渐黑了,那昙花丝毫没有开放的迹象。倒是天气风云突变,到了后半夜,慢慢地冷了下来——再后来是愈来愈冷。刘仲甫蹲在昙花旁边,丝毫不敢懈怠。身后屡屡传来奇怪的声音,象鬼哭狼嚎,可刘仲甫盯着昙花,不敢回头。

  昙花终于开了,那一刻,美丽绝伦。昙花开放的那一刻,昙花的花瓣也慢慢飘落坠地,刘仲甫小心地把长衫围拢。但身后那奇怪的声音一直没有停止,接着刘仲甫两眼一黑,又晕了过去。

  醒来时,刘仲甫只觉得香味扑鼻,或者说,正是那香味把昏迷的刘仲甫唤醒了。睁开眼一瞧,自己处在一间房子里,房间的摆设宛如书香门第,笔墨纸砚一应俱全,墙上的四周更是名画字帖,让人心旷神怡。

  不知不觉,刘仲甫从床上起身,欣赏着那些以前只在书里提到过的名画古迹,过了一会儿,一位老太太走进房间,笑道:“刘公子醒了。刘公子倒是很有闲情雅致啊。”一句话让刘仲甫蓦然惊醒,摸了摸身上,问:“那些花瓣呢?”

  “在这里呢。”老太太拿出一个花瓶,花瓶里有水,美丽的花瓣在花瓶里漂浮如蝴蝶一般,老太太问:“你这花瓣是要送给一位姑娘吧。”“正是。老奶奶怎么知道的。”刘仲甫问。

  “那小姑娘的鬼主意我难道不知道?”老太太说:“刘公子号称围棋国手,可知道围棋有哪些别称?”刘仲甫说:“这说起来就比较多了。围棋又称‘弈’——《左传·襄公二十五年》中记载:弈者举棋不定、不胜其耦。也称‘手谈’、‘坐隐 ’——《颜氏家训·杂艺》里说:围棋有手谈、坐隐之目。”

  “还称‘烂柯’——南朝梁任昉在《述异记》中记录了这样一个神奇的传说:信安郡石室山,晋时王质伐木,至见童子数人,棋而歌,质因听之。童子以一物与质,如枣核,质含之不觉饥。俄顷,童子谓曰:何不去,质起,视斧柯烂尽,既归,无复时人。”

  “另外也可叫‘黑白 ’、‘乌鹭’——以黑白两种颜色形容围棋棋子,引申指围棋。唐元稹《酬段丞与诸棋流见赠》诗:异日玄黄队,今宵黑白棋。北宋王安石《棋》诗:战罢两奁收黑白;乌鹭—— 以黑白两种颜色形容围棋,乌(乌鸦)为黑色,鹭(白鹭)为白色。宋王之道《蝶恋花》:黑白斑斑乌间鹭。”

  “还可叫‘方圆’—— 方指棋盘,圆指棋盒、棋子,引申指围棋。 南朝梁武帝《围棋赋》:圆奁象天,方局法地。《书·李泌传》:方若棋局,圆若棋子。”

  一称枰—— 三国吴韦曜《博弈论》中记载:所志不出一枰之上。《晋书·杜预传》:推枰敛手。

  三称木野狐 ——宋邢居实《拊掌录》:叶涛好弈棋,王介甫作诗切责之,终不肯已。……故人目棋枰为木野狐,言其媚惑人如狐也。不过我倒是最喜欢木野狐这三个字。”

  “是吗?”老太太微微一笑。说:“刚才在山下,你还见过她呢!”“谁?”“木野狐啊!”刘仲甫很是诧异,问:“老奶奶的意思是说我在山脚下碰到的那位姑娘是——”“你猜得没错,就是那小丫头。”刘仲甫抓了抓脑门,说:“我有点不明白。”

  老奶奶解释道:“这事情说来话长。——很多年前,有一只九尾狐喜欢上了一只会下围棋的猴子,于是这只狐狸就变成了一块围棋盘,想借此天天陪伴猴子……”

  刘仲甫说:“老奶奶这样说我就明白了。后来这只猴子生病了,只有骊山老媪可以医治好。那只九尾狐听说我特地上骊山找寻骊山老媪,所以故意半路上化作人形,指点我来到这里——”说到这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说:“江南刘仲甫拜见骊山老媪。宝运莱娱乐手机版”

  因为从小生活在农村的缘故,陪伴我整个童年生活的就是老家那大片绿了又黄,黄了又绿的田野,还有家门前日夜潺潺的小河。对于现在的孩子来说,那样的童年或许是充满魅力的。而在我自己的记忆里,童年不免有点单调,有点像那春天里繁茂的原野,五彩缤纷又杂乱无章。到很久很久以后,也许是上了大学吧,我才知道,我在田野上无聊地溜达,和青蛙赌气看谁跳得更远,或者举着竹杆寻找那只打扰我酣甜的午睡的知了时,我就注定和很多东西失之交臂了。而围棋只是其中的一种。

  后来,我却有缘与围棋有了一次亲密接触,虽然说起来还是个遗憾,但是让我印象深刻。就像看见了觊觎已久的美人,虽然只是个模糊的影子,但也于心有憾也有慰。事情是这样的,五岁的儿子在读幼儿园时,在给他选择兴趣班时,我几乎不假思索地帮他选了围棋。并一厢情愿地对他说围棋是怎样的高雅,怎样的好玩,学好之后对于将来有多大的好处。我估计儿子听进去的只有好玩两个写字,还有,可以把那两坛子棋子当子弹玩,当飞镖射。去了两三次之后就不肯再去了,问他为什么,他说没劲,不好玩。我再细问,他便举例子给我听:老师对他说了个围棋术语,叫“金角银边草肚皮”。我说很对啊,妈妈不懂,可也听说过。儿子说那为什么不能是草角银边金肚皮?就这样,虽然我是如此的有心,但儿子却不肯使力,忙着玩更好玩的东西去了。

  等儿子稍稍大些,我可以有精力学点东西时,正巧有一个会下围棋的同事和我分在了一个部门,因为看我老大不小了还有心向学,同事立马就答应了我,并在当日就教了我一大堆的术语。也许那天回家时我把它们和锅碗瓢盆一起洗掉了,第二天上班见到“老师”时居然忘了个精光。这下人家当然不肯再教了,我很理解他,因为我总觉得能潜心学好围棋的人理所当然该有一定脾气的。在我自己,我很快意识到,活到老学到老只是一句说辞而已,事实上,很多东西过了那个时间就再也学不进去了。

  因为学不成围棋又对它念念不忘,渐渐的,成了一种说不出的情结。有一段时间着迷于与围棋相关的文字。知道围棋的别名很多,并都有其来历。如有人称它为“方圆”,是因为围棋棋盘方形,棋子、棋盒为圆形;称它为“鸟鹭”,是因为围棋分黑、白两色,黑子似乌鸦,白子如鹭鸶,故而又称“黑白”;称它为“坐隐”,是因为弈棋时,两人对坐,专心致志,诸事不闻不问,犹如隐居一般。称它为“手谈”的原因,则是因为下棋时,默不作声,仅靠一只手的中指、食指,运筹棋子来斗智、斗勇。其落子节奏的变化、放布棋子的力量的大小等都可反映出当局者的心智情况,如同在棋局中以手语交谈一般。因此称为“手谈”。想想有多么神奇!倘若朋友中有人会下围棋总令我心生羡慕敬佩之意。

标签:乌鹭围棋网(4)